• <tr id='NfSncr'><strong id='NfSncr'></strong><small id='NfSncr'></small><button id='NfSncr'></button><li id='NfSncr'><noscript id='NfSncr'><big id='NfSncr'></big><dt id='NfSnc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fSncr'><option id='NfSncr'><table id='NfSncr'><blockquote id='NfSncr'><tbody id='NfSnc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fSncr'></u><kbd id='NfSncr'><kbd id='NfSnc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fSncr'><strong id='NfSnc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fSnc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fSnc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fSnc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fSncr'><em id='NfSncr'></em><td id='NfSncr'><div id='NfSnc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fSncr'><big id='NfSncr'><big id='NfSncr'></big><legend id='NfSnc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fSncr'><div id='NfSncr'><ins id='NfSnc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fSnc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fSnc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fSncr'><q id='NfSncr'><noscript id='NfSncr'></noscript><dt id='NfSnc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fSncr'><i id='NfSncr'></i>
                在線客服
                客服熱線
                客服組:
                在線客服
                QQ:
                QQ:
                服務時間:
                -
      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? 鄭州市磴槽集團有限公司    豫ICP備05012540號     /    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 鄭州
                地址:河南省登封市登封大道北段219號鄭州磴槽企業集團    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:

                累計訪問量:360962

        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        新聞資訊

                >
                >
                暑假校外輔導高溫不降 教育部“回馬槍” 嚴防新一輪培訓熱

                暑假校外輔導高溫不降 教育部“回馬槍” 嚴防新一輪培訓熱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
                2019/07/16
                瀏覽量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家一個親戚要在小縣城裏辦一個培訓班,想拉我回去做股東,前幾天不停地打電話催,因為要趕在暑假開班。之所⌒以讓我回去,是看中了我有教師資格證。”在北京工作的包頭人宋婷(化名)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校外培訓機構正在步入合規化時代,在過去長達一年多的整治過程中,機構的辦學許可證和教師的√教師資格證是重點檢查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其實也不用我做任課教師,但申㊣ 報材料時必須要有資格證,如果遇到現場檢查,頂多到教室裏給學生輔導下作業裝裝樣子。”宋婷告訴21世紀ㄨ經濟報道。

                這個暑假將成為校外培訓★機構整治行動過後第一個“試金石”。21世紀經濟報道了解到,北京多家大型培訓機構的暑假課程均報名火熱。據報道,截至7月初,有10家在線教∞育公司投放了30億-40億元規模的廣告,學而思網校、猿輔導、作業幫等公司的暑假〓招生突破100萬人次。

                面對暑假輔導熱,教育部展開了一場阻擊戰,接連做出多個動作。

                7月10日,教育部官網發◥文介紹了對校外培訓機構專☉項治理“回頭看”實地調研的情況。文章指出,將緊抓暑假關鍵時點,防止出現新一輪“培訓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輔導班▂裏的暑假

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報名第一期的暑假班需要抓緊Ψ了,7月13日開課的暑假班目前只剩下早上8點30上∴課的一個班。”7月10日,記者咨詢北京市朝陽區一家大型教育培訓機構校區時,客服人員如此回復。

                學而思、新東方、高思等培訓機構的選課報名網站上,均早早推出了暑假課程▓。這些課程從小學一年級到高三,涵蓋全部主要科目,課程大約為期10天,每科每天兩個小時左右,價格2000元-3500元不等。

                學而思網站「顯示,目前可選的暑假班大多為“增開”,新東方網※站上,有的8月21日開課的暑假班已“名額緊張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百姓網數據顯示,6月底開始,各類暑假班需求上漲37%,其中,輔導類課程依然最受歡迎,占比45%。一二線城☆市中,有72%家長在暑期培訓班的投入已花費過萬。

                據報道,武漢市一家培訓機構負責人說,為了爭搶生源,一些培訓機構通過“強強聯合”,共同ζ分享生源↓,多合一的套餐包報下來,需要1.5萬-3萬元不〖等的價格,但單課時成本下降,很多家長願意為此買單。

                培訓機構也使出招數在暑假展開競爭。據36氪7月5日報道,學而思網校、猿輔導、作業幫三家在線教育公司在多平ω 臺投放了廣告,每一家每天的廣告投放平均達到1000萬元。學而思網校截至今年暑期結束的廣告費用,預計會飆到10億元。猿輔導僅抖音上的投放就』達到1億元,截至今年暑期結束的招生投入,累計會達到○4億-5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教育部阻擊暑假輔導熱

                暑假輔導這麽火,教育部■門其實早有心理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  教育部辦公廳6月27日印發《關於做好2019年中小學生暑假有︾關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門要聯合市場監管、公安、消防、民政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等部門以及街道、居委會等,在暑假前對行政區域內校外培訓機構專門開展一次排查,並在暑假期間不」定期進行專項巡查監測,重點巡查培訓機構集中的熱點區域以及學校周邊地區,一旦發現培訓機構違規開展培訓,堅決予以嚴肅查處並及時向社會通報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5月,教育部部署各地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“回頭看”活動,教育部隨後進行了實地調研。7月10日,教育部▆發文介紹了調研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調研發現,一些地方仍然存在違規培訓行為更加隱蔽且容易反復、超前超綱判別較難且屢禁不止等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21世紀經濟報道了解到,各地開展“回頭看”活動形式不△一。有的地方教育部門與培訓機構負責人簽訂了承諾書,承諾內容包括培訓的內容、班次、招生對象、收退費標準、招生廣告等信息要進行備案。有的地方組織了現場檢查,但檢查內容只是證照№和消防,對於超範圍經營只做了口頭提醒。

                教育部網站7月10日的消息稱,將緊抓暑假關鍵時點,嚴格審核備案【學科類培訓班,重點巡查校外培訓機構集中的熱點區域,嚴肅查處超前超標培訓等違☆規行為,防止出現新一輪“培訓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重點治理超前超標教學

                教育部副部長鄭富芝7月9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說,校外培訓機構的治理已經進入第二階段,關鍵是堅決杜¤絕超前超標的培訓行為,防止層層加碼。“孩子們在學校已經很辛苦了,到校外再加一層,負卐擔是疊加的,越來越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《教育部辦公廳關於做好2019年中小學生暑假有關工作的通知》指出,一經發現有超標超前培訓內容的,要求培訓機構立即整改,整改不到位的直接取消培訓班次,拒不整改的依法依規進行處罰,直至吊銷辦學許可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這◥也正是治理的難點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目前對培訓機構是否超標超前教學的治理沒有特定辦法,現場檢查時,是以檢查教材、講義為主。”北京市教委相關⊙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表示,這就需要檢查時有專門的教師參與。教育部網站7月10日的消息稱,將加快組建備案審核專家團隊,制訂審核、研判辦法,做好學科類培訓是否超前超標教學的認定ㄨ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由於暑假到來時,一個學年已經結束,暑假班是否本身就是一種超前培訓?比如傑睿教育網站上的選課系統中,選擇小學】六年級的數學暑假班,課程名稱為“五升六數學培訓班”。在高思教育網站,選擇小學六年級的2019年暑假班,可供選擇的課程已是“新初一”培訓班。

                對於治理超前超標教學,北京市教△委副巡視員馮洪榮↓↓2018年12月13日在教育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了一個方法:在一些地區進行試點,在培訓機構建立APP監控機制,也就是說,如果APP上認定的老師,需要刷卡才能進入教〗室,如果備案的老師不是這個,可能老師就進不了教室。另外學生也要刷卡進入,如果備案的是初一的學生,那麽初二的學生¤就刷不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培訓機構被認為是學校教育的補充,對培訓機構的治本之@ 道也應該是學校教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義務教育應該是合格性的,只要把規定的課程標準學得合格就可以了,學生可以把剩余的時間和精力去發展自己的優勢潛能、興趣愛好。但由於中考是按照■成績高低進行選拔,就使得學生把所有的時間、精力都用在學習有限的規定課程上,壓力很大,學校學習之外還要去輔導班補習。”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內容轉載自21經濟網